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联系电话:010-57492360
快捷导航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VIEW CONTENTS
UU艺术留学 首页 设计讯息 建筑设计 查看内容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2020-3-25 13:13| 发布者: 集贤居| 查看: 113413| 评论: 0
摘要: 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硕士毕业设计▼“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毙” 关于一场建筑师的集体放生城市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那个由柯布振臂一呼般的单一价值观就能主导的实体。我们所处的环境是混乱的,冗杂的。来自各界的声音都


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

硕士毕业设计

“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毙”

关于一场建筑师的集体放生

城市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那个由柯布振臂一呼般的单一价值观就能主导的实体。我们所处的环境是混乱的,冗杂的。来自各界的声音都像是城市的分裂人格。而社会的组成与变革就像是城市的DNA与变异,它才是所有城市问题的病因。在多元与复杂的发展进程中,作为建筑师,该怎样在无大原则的前提下有原则地去建造呢?有人会说,这不由你们决定,由需求决定。甚至由甲方的需求决定。一百个精彩的思考一样有可能不幸地沦为城市的泡沫,甲方的唾沫,没有或不会及时拥有合适的土壤去实验与践行 。当今的建筑师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助的。城市确实没有足够的空间去实现普通人的理想,甚至如今的建筑市场像一块被啃到破碎的面包僧多粥少。可我们作为城市的研究员,难道除了受雇于人,真的不能做得更多吗?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让我们换个思路,也许社会其他方面正在发生的事情能为我们大建筑界的发展提供线索:优步打车,airbnb租房,维基百科,社交媒体的海量即时更新。。。这些资源与信息的大面积开放与共享为人们实现共同的便利提供了绝对的空间。我们从未如此分散,又如此隐形地联结在这张隐形的大网之中。如果有一天这种以共赢为目的的小群体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那也并不足为奇。因为我们就是这么一种会偷懒与压缩成本的,群居动物。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回到建筑业,尤其是发展较早的西方,大规模的开发已然让城市发展面临着诸多冲击。供求关系的变化和人们对个性化越来越高的要求都预示着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变革。城市中可开发用地骤减,甚至苦心开发的住区无人购买,服务与预想的脱节…这些愈发明显的问题让开发商的钱也越来越难赚,政府入不敷出。很多资源就这样被不情愿地浪费掉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地产业的衰颓还是各界政策的失败?

有心的人这会儿就会觉察出,也许是因为变革就要出现了。

让我们从时间线上试图寻找这些问题的线索:二战后的欧洲,大量市民为了城市建设涌入工厂,成为第一批工薪阶层。城市为了安顿这些新的工薪阶层建造了大量现代化标准住宅。它不仅满足了当时实用性的第一原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的稳定与前进。

因为当时的城市生产力主要来源于各类工业,人们的工作与生活模式相对比较单纯,所以当时的标准化住宅模式是成立的。

而社会发展到如今,大量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移民涌入各大城市,城市所持有的文化变得前所未有地复杂与爆棚,矛盾与冲突逐渐凸显。生产力上,从以工业为主导的产业链发展到如今大量互联网产业的兴盛,人们的工作模式与生活方式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兴盛一时的重工业最终被大量的新生产力淘汰。

另一方面,社会的开放度与包容度在提高。从过去相对标准化的家庭组成,到如今小型家庭的日渐庞大,人们对居住空间的需求在默默起着变化。而此时的居住成本却只增不减居高不下,人们却愈发注重自身个性化的需求与相对灵活的居住方式。无疑,新建的标准化住宅丧失了足够的吸引力。这也是为什么部分新建住区无人或少人购买入住的空巢现象的根源。

而此时的城市资源分配却是极其不均衡的。我们的城市在同时经历着繁荣与破败。而建筑市场缺乏的从不是对空间的需求,而是根据真实的需求准确的建造与购买力。大量工厂成了城市的闲置物,它们变成了暂时被城市遗忘的资源。同样因为缺乏更新的动力,城市很多老住区的居住条件不尽人意却无法及时改善或拆迁。

Survey部分图纸: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Andrea Branzi:

“史上绝无仅有的第一次,我们的人口达到了七十亿。这七十亿的每一个人都声称着自己不能牺牲掉的特性,以及每段不可复制的历史。从前的原则与秩序不得不与现在“无解的问题”进行对抗。上个世纪的我们不停地欺骗自己,说一定会找到解决每个问题的方法。但现代大都市本身就代表着一个无解的命题。我们除了小心应对,别无它法。”

城市建设很大程度上已不再是始于“一张白纸”的建造,而是如何在商品洪流的夹缝中寻找合理的应对方法。或者说,建筑师或许应该考虑如何从一个“硬件”的设计者,变为倾向于“软件”的工作者。

面临这样一个烂摊子,政府不是万能的。从上至下的发展关系注定不能解决末端的问题。如果能够改变控制式的建造思路,反过来从个体出发,有秩序地从下至上地解决问题,也许是城市发展的新思路。

于是我们设想,如果建筑师可以像UBER一样直接和客户无成本对接呢?也许就能打破城市地产无购买力且标准化的尴尬处境。

这将是一个对当今地产业冲击巨大的设想,它必然会慢慢打破建筑市场的从上至下的供求关系。如果它会被实现,将会是一次对建筑师的集体放生。

它在社会各界真实地发生着,像我们不自觉地用各种打车软件挤垮了出租车业,又即将用airbnb挤掉酒店一样。这种共享思维已经是当今社会生活的实用工具。

如何放生?

我们做了什么:

从Mapping出发,我们在所选的一块米兰近郊城市样本中标记出了中小尺度的可变空间。如可以架高改造成新楼层的屋顶空间,待售的小块空地和房屋,还有种种原因被废弃的工业和民用建筑。为了让大众认识到这些空间可以怎样被利用,建筑师选择性地挑选被标记的地段或构筑物,提出自己的设想并上传初步方案,再作为开放性资源通过网络平台即时反馈给大众。

下图:城市可用空间的标记与汇总。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平台汇总收集每块可变空间的现有空间信息,价格,财产所有权等基本信息。

下图:建筑师通过查看信息提交初步方案并以竞标的性质自由上传。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在空间信息与建筑师所提交的初步方案作为共享资源分享出去之后,大众可以像浏览维基百科一样自由浏览数据与方案。同时,潜在的客户通过平台选出契合自身需求的方案,当某一方案得到足够的“join”时,便进入方案的下一阶段:客户与建筑师合作设计完成建造。

下图:各类型可变空间的共赢关系分析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共赢关系:

首先是业主之间通过平台有机会集结成新社区,提升购买力,一起投资个体无法单独实现的社区空间(如住宅),同时在建筑师的帮助下共同拥有业主间的共享空间(停车位,庭院,儿童娱乐空间等),建筑师在其中得到了第一次解放:摆脱了开发商中间人分配方案的限制。

其次将共赢关系再推进一步,是新社区与政府之间的潜在合作关系:征税本身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改善城市中的公共设施,而如果业主就近改善了社区周边的城市设施(如小块休闲绿地,修整人行横道,栽行道树,装路灯等),则税收以一种可见的形式更大程度上造福了社区的用户,也同时造福了城市。如果政府能试着以这种新的形式征税,而不是单纯收取税款,也许会让税收更加透明可见。

而建筑师在其中也得到了第二次解放:摆脱了大规模城市规划无法着手城市配套设施更新的问题,有机会从小处着手,做与方案配套的公共空间优化。

在此我们举出了三个方案,来具体探讨几个维度的合作共赢设计。

● ● ●

类型一

可再利用的城市屋顶空间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平台激活与再利用后的屋顶空间: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北侧屋顶加建成可居住层,同时与政府协商改善了就近河岸的景观设施。

平台流程图:

Mapping——标记——竞标——合作设计——施工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 ● ●

类型二

城市中的废弃建筑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平台激活与再利用后的工业废弃建筑: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本来作为小型工业废弃物的房屋,通过建筑师改造和缝补做成庭院式居住空间,满足了多户人家的入住需求。同时在建筑西侧的一片不规整绿地中切出符合预算的一角重新投资建成可用的城市绿地。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 ● ●

类型三

城市中的待售空地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以合作方式建造后变成小的社区: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本身待售的仓库空地,通过建造变成一个可容纳多户人家的小型居住区。同时西南角的一片城市封闭空地被打开,通过税收的再投资协商建成一块小型的公共活动场地。

平台流程:

Mapping——标记——竞标——合作设计——施工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运用这样的方法,空间需求者不仅为买到的房子省去了开发商的利润空间(总价格的25%-30%),也可以直接和建筑师直面探讨空间的个性化需求。除此之外,社区的共享空间与社区周围更新后的城市公共设施也直面提升了购买品质。

结果:

如果城市能按照平台上提供的思路去建造,城市中将有越来越多的碎片被激活,重组。最终形成一个不同以往的城市规划思路。

下图:平台启用时的城市状态(非哥友情提醒:头歪90°浏览)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平台生效后,各个城市碎片被激活与建造,优化后的城市空间:(非哥友情提醒:头歪90°浏览)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这样,建筑师不仅用新的思路改变了市场与城市,也实现了一次集体的放生。

虽然现阶段因为产业的特殊性这样的平台无法一步实现,但我们深信不疑,它在小范围里已经被实现并将更多地被实现。

这个长长的意淫

一定会变成一匹亮亮的黑马,

乘着网络时代的风,

破掉开发商的浪。

我们的甲方永远只有一个,

就是使用者。

而我们的钱袋子就是我们自己。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彩蛋部分:

当时打印的方案图册与明信片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建筑师不能坐以待毙,需要被“集体放生”!

韩梦瑶

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满分硕士毕业

一个爱画插画与意淫人生的设计迷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5-2016  UU艺术留学  Powered by©UU频道留学网  技术支持:艺术生留学机构     ( 京ICP备16022350号 )